求是日報

豐年資本合伙人常彬:智能制造產業的機遇與挑戰

2019-10-23 22:10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2019年9月19日,由投中信息和南京市建鄴區人民政府主辦,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管理辦公室和南京市人民政府指導,投中網、江蘇疌孚基金產業管理公司、南京河西中央商務區承辦,以“聚資本之力,筑產業之勢”為主題的“2019中國投資年會(南京)投資人峰會”在

2019年9月19日,由投中信息和南京市建鄴區人民政府主辦,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管理辦公室和南京市人民政府指導,投中網、江蘇疌孚基金產業管理公司、南京河西中央商務區承辦,以“聚資本之力,筑產業之勢”為主題的“2019中國投資年會(南京)投資人峰會”在南京市金奧費爾蒙酒店舉辦。

在本次年會上,豐年資本合伙人常彬在主題為“智能制造產業的挑戰與機遇”演講中表示,智能制造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源頭是標準化。現在很多產業的前期設計、科研、工藝、生產、供應鏈管理體制,都很難實現標準化。因此,信息化更無從談起,后期的網絡化、智能化更是缺乏根基。

常彬表示,標準化的過程會淘汰大量的流通環節,壓縮產業鏈;標準化的過程也同樣會加速競爭,帶來系統性淘汰。實際上,智能制造缺少裝備、工藝、材料、技術,真正的核心問題是缺少人才。

在他看來,智能制造技術還處于標準化和數字化的迭代過程,人工智能也同樣處在一個相對尷尬的階段,常彬認為這是一個比較漫長的歷史迭代。當下,在新型傳感器、傳輸技術以及感知技術領域仍然有非常大的投資空間。

以下為豐年資本合伙人常彬在2019中國投資年會(南京)投資人峰會主題演講實錄,由投中網編輯整理:

大家下午好,智能制造是一種業態,并不是垂直的產業。因此,我想先在個人的從業經驗里談一些觀點和看法。

我先介紹一下豐年資本。豐年資本成立于2014年,作為中國本土新生代股權投資機構,旗下擁有中國規模較大的高端制造產業基金,以及專業的高端制造產業的投資團隊。當前,豐年資本通過吸收丹納赫、GE等國際巨頭理念精髓,發起成立豐年經營管理學院,不斷推出關于精益戰略、精益銷售、精益研發、精益供應鏈管理等課程,進行系統指導、深度互動與實踐交流,服務于豐年生態圈伙伴企業。

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源頭是標準化

智能制造的關鍵是什么?智能制造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源頭其實都是標準化。這并不是一個新的獨立體制。實際上,當下很多新興技術產業的前期設計、科研,乃至到工藝、生產、供應鏈管理體制,都很難實現標準化。因此信息化更無從談起,后期的網絡化、智能化都缺乏根基。

在行業里,產業很難逾越標準化的臺階。像部分汽車企業雖然已經從供應鏈體制、包括內部的生產都達到標準化運作,但是對于大部分產業而言,達到標準化仍然是遙遙無期。比如說基建產業就非常明顯,沒有達到數字化、標準化,就無法系統性收集數據。

無法實現標準化會產生人機體制的大量浪費。有一些產業在本質上不具備智能改造的能力,我們把它定義為落后產能、落后產業。如果在落后產業里做深度改造,這只能是浪費,會拖延行業的進步。其次,無法大批量生產、小批量多次生產的產業,無法進行迭代的產業也是很難標準化的。沒有辦法大批量作業,數據無法達到數理分析,沒有辦法將成本攤薄,再進行標準化反而會削弱企業的競爭力。

我們會看到國內有很多地區的產業園例如航天產業園、智能制造產業園,它們在招商引資的時候只是片面追求一些單性的信息化,比如說3D打印。在不能大規模生產的情況,產生的價值真的是寥寥無幾。因此,對于智能制造來說,首先要解決的是標準化和數字化的問題。

智能制造是信息技術的深度融合

智能制造是信息技術的深度融合。人工智能領域中絕大部分企業開發的系統產品和傳統應用都是在開源技術性迭代基礎上開發出來的。這就會產生一個問題,人工智能無法和產業基層深度融合。智能制造技術還處于標準化和數字化的迭代過程,人工智能也同樣處在一個相對尷尬的階段,這仍然是一個比較漫長的歷史迭代。

標準化的過程是科學管理和集約發展的過程。在智能制造產業鏈中,無論是內部開發、外部開發都出現產業集約的現象。比如商業航天,對于人才、供應鏈體制、迭代開發模型都有集約的情況出現。可以說,集約發展是智能制造的源頭。

如果不能達到產業的快速集約,就會帶來部分產業的傾巢而覆。半導體產業、新能源汽車、生物醫藥等等,這幾種產業到現在實現了智能轉化,基本上完成了建造階段。在智能家居上,比如中國家電就相當集中,到今天為止不可能出現二次迭代品牌。新的小家電企業都是從酸奶機、破壁機發展萌芽起來的,源頭都是從資本建起了從0到1的發展機制。這也是智能制造對供應鏈關系的滲透影響。

像物聯網企業,智能家居里面的遠程遙控、傳感系統,都出現了無法達到標準化的問題,無法進行科學性的管理。因此,迄今為止并沒有看到一家物聯網巨頭企業的出現。

智能制造的投資機會

智能制造有兩大分支,一是傳感技術,二是控制系統或者說控制技術。無論是在新型的傳感器、傳輸技術上還是感知技術上都會有很多的投資機會。包括對聲光電控制單元、人工智能學習領域的具體決策執行單元都可以看到新的機遇。

其次,智能制造上也能看到大量的迭代機會。比如儀器儀表,比如在工程機械企業里面看到的挖掘機。我們國家大挖掘機是相當傳統的產業,至今沒有辦法實現技術制造。因此,產品綜合性能和技術成本一直和海外存在著相當大的差異,但這也是我們在傳統領域中所看到的迭代機會。總之,對于基礎性、技術性源頭和標準化大批量生產中不具備優勢的產業,大家都要回避。

上一篇:小碼王專項公益基金成立,為貧困地區普及科技教育   下一篇:光谷出臺2019“新文科政策” 每年5000萬元支持文化科技融合
熱門推薦